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 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 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 切换到微软雅黑 切换到宋体

主页 > [资讯文章] >> 站长资讯>> 互联网>> 中概股中"纸糊的猪"注意,资本新一轮猎杀开始了

中概股中"纸糊的猪"注意,资本新一轮猎杀开始了

2014-12-24 22:27:33  人气:370  

中概股中

文_特约撰稿 王丹薇 编辑_何伊凡

英国有个作家约翰伯格,曾经写过一本名字很好的随笔:《讲故事的人》。遗憾的是书评人普遍评价这本书内容着实一般,原因可能就是没有把故事讲好,于是辜负了好名字。

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重要环节是讲好一个简单故事,英文中的说法是KISS(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让故事简单得傻子都懂)。KISS的障碍不但有语言的巴别塔,还有商业模式、文化背景和商业环境等因素的不同。

美股投资人迫不及待地想搭上中国互联网快车,但是把大洋彼岸一桩生意和自己联系起来又有相当的困难。巴菲特曾经买下很多地区性的报纸,他说人们只关心自己身边的事情。试想如果一家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当地餐饮企业要去A股上市,如果故事不够简单易懂并让人感同身受,恐怕也会鲜有中国投资人问津。

去年起上市的公司中的几家产品是“墙里开花墙外香”,中概股在2012年惨遭猎杀后,2013年兰亭集势上市成为了中国公司凿向美股坚冰的第一锤子。

兰亭集势的CEO郭去疾曾经是李开复的学生,采访完他时,他身边的一位朋友对我说郭和李都想为中国公司正正名,让一些优质的中国公司打消美股投资人的顾虑。这话听起来太官方,在2013年初说则有特别意义。美股投资人对于2012年发生的惨况还心有余悸。纽交所做市商Mark Otto从2005年开始跟踪中概股,是纽交所交易大厅上管理中概股最多的交易员,他告诉我2012年对他犹如噩梦一般。

久邦数码的张向东是个狂热的自行车迷,也是科技圈文艺青年。很多人都以为久邦数码已失去机会的时候,他又绝地反击。久邦数码2013年11月22日上市,IPO开盘价定为11.22美元/股。张向东自称“我们选择纳斯达克因为纽交所当天无法安排敲钟,我们想要敲钟的体验,11.22美元的开盘价我觉得和日期一致有趣也有意义。”

从线下到线上的大融合,令很多公司都搭上了顺风车。

比如58同城。其CEO姚劲波第一眼看上去很书生气,但他在竞争残酷的信息分类网站中一路杀出重围,曾用8年时间建起一支3700人的庞大线下销售团队,如今成为第一个该领域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

“58同城是做线上分类信息服务的,在这个领域美国最领先,我们的模式美国人都懂,所以投资人也比较认可我们。”姚劲波说。

借用外国成功概念做中国企业的注脚这种方法像风清扬的独孤九剑,简单但横刀天下。作为新浪创始人之一,并成功投资了唯品会、58同城和途牛网等多家中国公司的Frank Hurst Lin说:“新浪当年上市的时候,我们就说我们是雅虎。你不能告诉投资人你的业务有多复杂。路演时你只有30分钟,就像给一个五岁的孩子没法解释清楚微积分一样。”

“五年前投敦德(于敦德,途牛CEO)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来到我的办公室说他想做在线旅游Package的网站。路演时我告诉他,就说你是做中国人境外游生意的,老外不知道你们对二线三线城市的细分,但是他们看得到楼下拿小红旗的带中国旅游团的导游。”Hurst Lin说,“it works(这种方法非常奏效)。”

虽然中国本土经济在减速,但美国投资人对中国的公司特点和模式的兴趣没有衰竭。在美国上市除了融资和提高公司形象,还有着香港资本市场无可比拟的公司架构和盈利率标准灵活性,以及中国新兴的原始股市场无法比拟的流动资金量,创业者自然心向往之。

根据美国调查机构iResearch的调查,中国2013年网络销售额达3050亿美元,同比上升42%,预计2016年还会增长一倍。2013年8家中国公司IPO共募集资金11亿美元,回报率达到53%,其中网络电商等相关企业贡献卓著。

一般来说,传统线下产业迁移到线上将会至少占有30%市场份额。这个比率留给了资本市场巨大想象空间。以途牛为例,目前途牛占有市场份额达到8%。途牛CFO杨嘉宏说,“从8%到30%是个巨大增长空间。途牛虽然利润薄,但现金流充足,客单价高,加上巨大的市场潜力,所以比较容易吸引投资人。”

巨大增长潜力再次使美股资本有了“bon appetite”(好胃口)。很多时候在中国公司面对投资人之前,对方就已经跟踪研究其很久,于是路演变成了解谜时刻,无需故事只有问答。

刚刚上市的京东CEO刘强东说,“我们路演时不需要向投资人介绍我们的业务,京东增长潜力有目共睹。几乎没有投资人担心我们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的问题。更鲜有投资人提到京东和阿里巴巴的角逐,中国的市场足够大,阿里京东两家根本吞不下。”

线下到线上的生意的确足够大。让大平台走上鲜为人知充满吸引力的平台化扩展,大多数本应该没有勇气效仿的后来者,裹挟在行业大迁徙的洪流中,从垂直领域开始逆袭。

聚美优品的陈欧也无疑是会讲故事的人,而且故事中还不断地带有条件反射般的广告植入。

“我们路演的时间非常短,比很多公司路演时间少了一半。这在理论上非常危险,因为见的投资人可能不够。在旧金山飞到芝加哥的路上,机场着火无法降落直接飞到纽约。”陈欧提起了刚刚过去的路演经历,聚美募资时交出了一对一转化率,多倍数的认购的答卷,团队在上市第二天就全体经济舱回国继续战斗。

现在在投中概股的很多是海外华人和国内富人。中概股产品以中文为主,老外很难下手,敢出手的也多有中国背景。中国背景在美国已经不是稀缺之事,猎豹CEO傅盛说中国互联网的潜力有目共睹,“我们比较感动的是路演的时候有些投资人追着我们送到电梯下来。说他们赞同我们对中国互联网长远发展的眼光。你可以看到投资人的热情,甚至到波士顿这样的地方,跟你沟通的就是一个华人,会说中文。”

我问傅盛,这些投资人IPO时如此热情,但有多少是公司股价腰斩的时候还有信心和胆量继续持有猎豹股票的。傅盛对“腰斩”这个词耿耿于怀,“至少我们的长线投资人都不会卖。”

不过,历史是否真将重演?十多年前,为了显示自己是来自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像上擂台前要壮胆一样,这些涉嫌造假的企业在大洋彼岸常自冠威名――中国高速传媒(CCME)、中国教育集团(CEU)、中国绿色农业(CGA)、中国阀门(CVVT)、中国清洁能源(SCEI),故获“中国概念股”之称。2011年中概股遭遇的血腥猎杀才让人们重新考虑这些公司是否真正达到了上市的标准。这轮中国“网络概念股”是否真正具有摆脱魔咒的实力?

刘强东说,“我们所在行业没有出现过财务欺诈的问题。”但股市是个明哲未必能保身的地方。一个坏公司就足以败坏投资人胃口。当做空潮来临好的企业也可能被连累。据说,浑水、Alfred Little等做空机构已在酝酿2014年下半年的再一轮做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投资人也表示,中国公司在投资人关系方面太缺乏经验,现在上市很风光,但是被做空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虽然在三年前,中美财务监管机构就准备授予相互调查底案的权限,但是目前中美之间在财务互相监管方面仍然没有达成官方共识。被调查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国部门虽然被停止业务6个月,但6个月之后停止令自动解除,这些会计师事务所不但保住了自己的营业执照,而且中美监控理念的差距并没有减小,财务与法律标准仍有所不同。

美国投资人最大的担心是无法可依。如果中国公司出现了问题,外国人到中国的法院根本无从可告,告赢了也极大可能没有办法执行。Hurst Lin说,“如果审计和法律制度完善,投资人就不怕你出问题,当我知道我可以把我的钱拿回来,而且还可以拿回高额赔偿的时候,你越出问题我越好呢。”

的确,至今没有中国公司高管和中美两国的承销部门被追究法律责任,没有人因为造假使得投资人和公司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而受到法律制裁。那些为不够资格中国公司上市提供便利的承销公司们在中概股被做空后摇身一变成为退市破产顾问,两面都赚了个盆满钵满,最后受损失的只有投资人和公司本身。

名声并不等于金钱,资本永远嗜血般的追逐更多的资本,纸糊的猪能飞上天,但飞不了太久。

就像Hurst Lin说的“这一轮上市后,投资人会发现自己的Portfolio(资产组合)中吞下了这么多中国的科技公司。他们需要消化一下,看看哪些公司表现好哪些表现不好,卖掉那些不好的然后继续寻找新的投资目标。”

资本再一次冷冷的注视着猎物们。

本文标签: 数码 , 旅游 , 网站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5 AdminSo. AS云目录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AdminSo

粤ICP备88888888号